<var id="fdxh1"></var><cite id="fdxh1"></cite>
<cite id="fdxh1"></cite>
<var id="fdxh1"><video id="fdxh1"></video></var><del id="fdxh1"><span id="fdxh1"><var id="fdxh1"></var></span></del>
<cite id="fdxh1"></cite>
<var id="fdxh1"></var><var id="fdxh1"><strike id="fdxh1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fdxh1"><strike id="fdxh1"><menuitem id="fdxh1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fdxh1"><video id="fdxh1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fdxh1"></cite>
<ins id="fdxh1"></ins>
<var id="fdxh1"><video id="fdxh1"><thead id="fdxh1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fdxh1"></cite>
首頁 門戶 資訊 詳情
  • 評論
  • 收藏

花山新媒體 2020-01-09 450 10

刷臉支付來了,這樣的付款方式你到底要不要用?

刷臉支付的元年被很多人定在了2019年。其實,人臉識別,在更久的時間里已經被運用了。早在2017年,蘋果推出iPhone X時,就給我們普及了一次什么叫刷臉,它啟用的Face ID,是iPhone X用于替代Touch ID而推出的刷臉認證方式。


當它第一次發布后,議論不斷,但現在幾年過去了,這項認證方式不但沒有被市場否決掉,反而引發了競爭對手的相互模仿,越來越多的手機廠家開始研究并也應用了這一項技術。從這方面可以看出,新科技的出現,總是會產生一些爭論的聲音,但它們并阻止不了時代發展的腳步。

隨著技術的進一步發展,人臉識別這項技術就被廣泛應用到了支付上,就是我們常聽見的刷臉支付,也可以叫掃臉支付,或人臉識別支付。

小編是一個80后,對新科技的敏感度比較薄弱,但自從用過一次刷臉支付后,就再也不想在支付時用手機了,F在是寒冷的冬天,小編上班前去超市買包紙巾,趕時間的情況下還要打開包,掏手機,想想有點繁瑣,旁邊的刷臉支付設備吸引了我。

這是我第一次使用刷臉支付,旁邊是一臺微信刷臉設備。點擊大屏幕上的開始刷臉,首次使用需輸入手機號碼,確認后再點擊刷臉支付,一秒后支付完成。大冬天,全程不用再費力的從包里找手機。從那次之后,我就上癮了,支付時我再沒用過手機。



支付寶的蜻蜓刷臉設備,使用方法跟微信大同小異,唯一不同的是,我記得第一次使用時只輸入了手機號的后四位,然后確定,支付,一秒后支付完成。

這種方便、快捷、高效省時的支付方式,是我現在主流的支付方式。只要商家有刷臉設備,我就會選擇使用。不是沖著現在刷臉有隨機減免的政策,而是真正從心體會到這種支付方式,讓我節省了更多的時間。你們知道,一個女生的包里是有很多東西的,鏡子、粉底、口紅、筆、梳子、紙巾等等,要從眾多的東西里找出手機,是需要花費很多時間,而刷臉支付,讓我徹底告別了這種煩惱。所以說,對于這種支付方式,我是認可的。

在方便快捷的刷臉支付下,有人擔心的是安全問題,因為這個問題而猶猶豫豫,F在是網絡時代,大數據時間,在這樣的環境背景下,我們還有隱私嗎?我們現在不論做什么事情,哪怕是上網上開通一個自媒體賬號,都是需要身份信息的,而且還都要手拿身份證的照片。而支付寶跟微信對于我們人臉的采集,指紋的采集,已經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,如果隱私要被窺探或暴露,早就發生了。



小編認為,在我們越來越多的人放心把臉交給刷臉設備時,關于安全的擔心不是我們操心的事情,既然刷臉已經越來越普及,成為一個社會普遍現象,那么關于刷臉的安全問題應該由政策出面進行監控和監督。事實上,目前我國正在加快相關標準制定和立法工作。

2019年11月20日,人臉識別技術國家標準工作組正式成立,將推進人臉識別技術、產品的標準體系建設。

12月20日,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外表示,我國2020年將制定個人信息保護法和數據安全法。

這些立法工作的推進,也從另一方面說明了刷臉支付的全面普及是遲早的事情。所以,現在刷臉支付時代已來,你要用嗎?


編輯:網付官方-溫州專幫科技
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分享

邀請

下一篇:暫無上一篇:暫無

最新評論(0)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花山新媒體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花山新媒體 X1.0

微信掃描

加拿大怎么买组合卡红